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軍國主義是甚麼,根據維基百科所講︰


國民經濟運作以軍事優先,保證戰爭所需;
私權、人權、言論自由受到壓抑;
政治上實行極權主義獨裁制;
教育以軍事訓練、仇外主義、自我民族優越作為自幼養成的教材;
人民日常生活常受軍事上的動員與干涉,建築與公共設施廣泛地要塞化;
普遍的徵兵制,役期長,軍籍不分男女一概登錄,必要時會徵收未達役齡的少年進入軍中作戰或任勤務;
高強度軍事訓練,以無所不用其極的方式將軍人塑造成殺人機器;
政府准許侵略掠奪後的利益於人民,激發人民對戰爭的熱情,以確保民意對戰爭的支持。

以上所講的特點,在現今的日本早己不復存在,日本絕大部份人民經歷了二次大戰的慘痛教訓,對戰爭都是非常反感,政治制度上的民主體制和日本和平憲法都是現代日本的立國基礎。

香港的保釣人仕登上釣魚台,好像要宣示主權,結果變成宣洩主權。日本擁有釣魚台是拿著現代國際法和實際的管治為依據,中國人叫囂釣魚台是中國領土的說法只是在一九七零年後才提出,中國拿著的根據也是非常的模糊,只用一句中國人覺得這個島是中國的所以就是中國了。

中國人反日也是很奇怪,保釣和日本軍國主義之間存在著甚麼關係,沒有人知道,但是在保釣一事上,中國人必定會同時帶出二次大戰的歷史問題,也必定會同時指責軍國主義。中國和日本有領土紛爭,這是甚麼的軍國主義,日本在二戰後的七十多年間,社會和政治早己改變,人民普遍接授普世價值觀,他們是反對戰爭,即使有極少數人提出右翼和軍國主義主張,這些意見大都被日本主流社會視為異類,日本人民只是希望成為一個正常的國家(和平憲法規定日本是不可以擁有軍隊日本人民人民希望改變)。如果把軍國主義的特點放到日本身上,他的軍國主義內容與當今日本真是差之毫釐,即使有極少數人希望改變成為軍國主義國家,他們要遇到的阻力極為巨大,假如軍國主義在日本的復興,外國的干預是必然,戢後日本憲法容許其他國家的參與制定,日本又需要允許外國在日本駐軍,即使在日本國內也必然受到強的烈反對,現代世界不再以為略奪領土可以為自身國家帶來利益,人命的傷亡更是絕不值得,日本是沒有可能復辟軍國主義,這是肯定的。

世界最有可能成為軍國主義國家就是中國,中國是一個獨裁國家,軍方在政府架構中有實則位置,大陸社會強調的是武力治國,把國族主義領土問題視為比生命更為重要的事,在教育中強調軍隊的重要性,政府的說法是把國家主權的問題是容許發動戰爭的,軍隊不是屬於國家而只是政黨的附屬,這種國家才是極容易成為軍國主義國家。保釣人仕和其後的支持者不斷高呼東京大屠殺,用核彈消滅日本,要求中日開戰,這些人的思維本身就充滿了軍國主義,中國人反對日本軍國主義,好像看不到自身的軍國主義,中國人的反省能力一向很低,中國人你要指責他人前也請先看看自己,全世界有那些地方不是中國自古以來的領土,中國你要進攻全世界嗎? 

Picture 

樹蔭和鬼影

「受迫害妄想症」,是心理學的一個專科,很有趣的學問,研究一個人(或者一個民族),為何時時都覺得四周鬼影幢幢,想搞害他。
受迫害的妄想,是永遠把自己當做弱者,形成一種「受害人心理文化」( Culture of Victimhood)─為什麼是一種「文化」呢?因為外在的環境,對於內在的意識,是會產生影響的。
譬如,美國森林管理局委託心理學家調查發現,一個社區,如果街道多樹木,這個地方的犯罪率一定比沒有樹的街道低。不是因為有樹神庇佑治安,而是樹木種得越多,對於一個犯罪者,那片片綠色,有心理的震懾作用,在潛意識裡,他會覺得這條街的居民,有很高的公德質素,他們植樹,三數家人家挨一棵,好似幾戶人共同照料一棵綠樹,令犯罪者覺得這條街的居民都能守望相助,一旦他爆竊了誰的房子,鄰居起而協助捉賊,他束手就擒的機會高。
當然,一條街上多樹木,跟街上的居民互助捉賊,其實全無關係,但對這個人來說,一條街上的片片綠蔭,在他的心頭,形成了幢幢鬼影。人家門前的一棵樹,成為了敵人,都變成了你的心理威脅。心理脆弱的人,容易把一片綠蔭,當做鬼影,所以中文有「風吹草動」這句傳神的成語。「風吹草動」,本來是自然的物理現象,但這句成語指的是內心的疑慮、猜忌、警惕、恐懼,這就是 Culture of Victimhood的例子。
又如香港「勇士」登上幾塊礁石,遭到日本警員逮捕,被捕的人大呼:「打倒日本軍國主義」。日本今日,何來什麼軍國主義?首相是文官,憲法上沒有軍隊,沒有東條英機和山本五十六在決策,抓你的人,只是一個民主憲政國家的警員,跟香港的警察沒有兩樣。

樹蔭就是樹蔭,不是魔影,這一點,精神病患者,永遠拒絕相信。做受害人,扮着扮着,「角色」成真,他真的黐了×線!

http://hk.apple.nextmedia.com/supplement/columnist/%E9%99%B6%E5%82%91/art/20120822/166243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