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程翔﹕重溫梁擧超《愛國論》

——紀念「六四」21周年


【明報專訊】今年是「六四」21周年。今年的紀念活動,雖然遭到 21年來最嚴重的打壓,可幸的是,薪火相傳,新一代的愛國青年正在茁壯成長,香港人將一如既往,秉持覑堅持真理、不畏強權的精神,把這個全國最自由的地 方,打造成中國的良心。


在「六四」21周年的時刻,重溫近代史上擧蒙大師梁擧超在 1899年寫的《愛國論》(註1),十分有意義,因為他在100多年前的觀點,到今天仍然很有現實意義。

「愛國不等同愛朝廷」

《愛國論》的一個最主要觀點是「愛國不等同愛朝廷」。他說:

「國家如一公司,朝廷則公司之事務所;而握朝廷之權者,則事務所之總辦也……兩者性質不同,而其大小輕重自不可相越。故法王路易十四『朕即國家也』 一語,至今以為大逆不道,歐美五尺童子聞之莫不唾瘗焉……」

正因為國家不等同於朝廷,故「愛國不等同愛朝廷」其理甚明。不唯此也,正因為兩者的不同,故「正朝廷乃所以愛國家也」,即是說,批評執政當局,正是 為了愛國。梁擧超說:

「朝廷由正式成立者,則朝廷為國家之代表,愛朝廷即所以愛國家也。朝廷不以正式而成立者,則朝廷為國家之蟊賊,正朝廷乃所以愛國家也。」

梁擧超這番話還帶出一個重要的觀點,就是朝廷執掌國家政權有一個是否合法的問題。中共領導人毛澤東對此非常贊 成,他對此句的批註是:

「正式而成立者,立憲之國家也。憲法為人民所制定,君主為人民所推戴。不以正式而成立者,專制之國家也,法令由君主所制定,君主非人民所心悅誠服 者。前者,如現今之英日諸國;後者,如中國數千年來盜竊得國之列朝也。」(註2)

為什麼說梁擧超100年前寫的《愛國論》到今天仍然有現實意義?因為我們看到今天香港政壇上充斥覑荒謬的「愛國」等於「愛黨」 或者「愛國」必須同時又「愛黨」的言論。凡是批評中共的,都被視為「不愛國」甚至「賣國」。去年就曾經有人在報章上刊登《香港再出發》的宣言,裏面就遮遮 掩掩的論述為什麼愛國就必須同時又愛黨。連中共都不好意思說出口的話,就由一些無恥政客羞羞答答地代它說出來。所以梁擧超關於「愛國」的擧蒙思想,到今天 仍然有迫切的現實意義。

對國內來說,這種擧蒙就更加迫切,因為直到今天,竟有人因重申梁擧超這個100年前的舊話而罹罪。2010年4月11日《南方都市報》歷史評論版編 輯朱蒂因為編發在該版的歷史評論《愛國家不等於愛朝廷》,遭廣東省委書記汪洋勒令停職處理。朱蒂發給朋友的短訊說:南都上周歷史評論版我編發的《愛國家不 等於愛朝廷》終於事發。我被停職了,汪作批示,省裏要求問責,我上黑名單了。出事的文章關鍵的一句話是:「國家和朝廷不分的不良後果,最明顯的一點就是愛 國變成愛朝廷,甚至變成愛領袖——君主。」真想不到早在100年前由梁擧超批倒的歪理,到今天還有這麼頑固的生命力,更想不到100年前梁擧超能說出來的 道理,今天重複了一下就惹禍上身,這是否說明今天的中國比100年前的中國還要更專制?

「愛國必興民權」

《愛國論》另一個重要觀點是「愛國必興民權」。 梁擧超說:

「故民權興則國權立,民權滅則國權亡。為君相者而務壓民之權,是之謂自棄其國;為民者而不務各伸其權,是之謂自棄其身。故言愛國必自興民權始。」

梁擧超所指的民權就是我們今天所說的人權,包括自由、民主、人權、法治等普世價值。在梁擧超看來,愛國與人權,不但不對立,甚且是相輔相成。要講 「愛國」,必須從尊重「人權」做起。

他又說:

「民權、自由之義,放諸四海而皆准,俟諸百世而不惑。」

又說:

「民權不必待數千年之起點明矣。蓋地球之運,將入太平,固非泰西之所專,亦非震旦之所得避。吾知不及百年,將五洲而悉唯之從,而吾中國亦未必能獨立 而不變。」

今天有些人不但把愛國與人權對立起來,更動輒以所謂「國情不同論」來抗拒普世價值,以繼續其「一黨專政」的統治。這些人應該看看百年前的擧蒙巨人是 如何看待愛國與人權的關係的。

在歪理橫行的今天,讀一下梁擧超的《愛國論》,確實是一貼醒腦劑,有利於撇除被植入腦中的歪理。當局在推動「愛國教育」時,是否應該也把梁擧超的 《愛國論》列入必修課程?

註1:載《梁擧超全集》(第二卷,270頁),北京出版社出版1999年

註2:見韶山紀念館典藏毛澤東讀《新民叢報》(第四號)時的批註

http://news.mingpao.com/20100604/fab1.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