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如果當年沒有引蛇出洞 - 曾志豪

《順長江,水流殘月》封面 

引蛇出洞,陽謀,都是讓老一輩中國人膽戰心驚的名詞,每一筆一畫都是鮮血淋淋,連皮帶肉,也讓大家明白共產黨的反口覆舌到底如何恐怖。

1957年的反右運動摧殘了中國的知識分子,「事情正在起變化」,整風變反右,廣開言路變成「引蛇出洞」。

有無想過,當年知識分子對共產黨究竟提出了甚麼樣的「整風」建議?如果這些建議當年都被聽進耳內,切實執行,而不是變成「引蛇出洞」的陽謀詭計,究竟中國會變得如何?

看章詒和的《順長江,水流殘月》,就是記述了反右運動的過程,最令我印象深刻的,卻是各界對共產黨的批評及改良建議,全部切中要害,你無法想像原來當年中國人曾有如此犀利的意見。

譬如章詒和的父親「大右派」章伯鈞便曾經提議,中國也可以學習西方資本主義國家行「兩院制」,「人民代表大會是眾議院,政協是上議院。政協有監督權和不同意權,對人大的某些方案,政協可以表示不同意。不同意,兩院再協商。」

你看這個提法多麼的前衛超前,和今天的人大政協只是打扮漂亮的花瓶相比,實際得多。

今天大家都知道黨委組織無處不在,甚至連華為這些企業也承認設立了黨委組織。當年的知識分子大學校長也受到黨委束縛,所以他們提出了「取消學校的黨委制」,這個提議甚至連毛澤東最初也是贊成的。如果這個提議最終落成,那真是中國知識分子的春天,可惜只是如果。

今天台灣流行「轉型正義」,要求妥善處理前朝遺下的政治問題,揭示真相,才能翻開一頁向前看。當年知識分子也有這種呼聲,他們要求共產黨正確處理「鎮反三反肅反」遺留的問題。如果當年做了,或許這個政權也能正確認識自己的問題,可惜只是如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