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窮人必定要行嘅路 - 馮睎乾

 

 

年過八旬的黃伯,擔心自己先死,無人照顧癱瘓的妻子,於是把心一橫,以木製不求人壓於太太頸上,令她氣絕。我本以為這種慘劇,只會發生於古代落後社會:據埃里亞努斯(Claudius Aelianus)《雜聞》(Varia Historia),德比卡人(Derbikkai)會殺掉年過七十的人,男的刺死,女的勒死,而撒丁島(Sardo)則有律法規定,「父及耄年,為人子者,當棒殺而葬之」,因為撒丁島人都認為年紀太老而仍然活着,是不光彩的事。那時資源困乏,老人才不得善終;但誰又想到廿一世紀香港,竟重演德比卡人和撒丁島人的故事?

黃伯本想與愛妻同歸於盡,最後決定自首,是希望用自身的悲劇,令大眾知道政府對弱勢長者支援不足。他慨歎,「要有多啲叻人帶我哋蠢人行」,「呢啲係社會問題,係窮人必定要行嘅路」。到底是什麼問題?細看黃伯經歷,不難發現問題癥結,就在安老院宿位短缺。黃伯說,社工曾協助妻子入住私營安老院,但那兒地方狹窄,沒有電梯,黃伯「見到樓梯都腳軟」,只好在家照料妻子,結果釀成悲劇。

香港安老院分公私營兩種,公營質素佳,較便宜,但僧多粥少,一般等三年,很多老人在輪候期間已過世了。私院則良莠不齊,收費差異也大。綜援人士有六成長者,為什麼比例這樣高?因為錢都進了私院袋中。社署〈安老院收費及處理長者住客財物指引〉有句話很耐人尋味:「安老院絕對不可採用沒有列明實質金額的定價方式,例如『收取全部綜援金作院費』、『獲發多少綜援金便收取多少費用』等。」這一句的意義跟「此地不可小便」相若,已曲線表明私院營運模式,正是賺盡綜援每分每毫,只是不能宣之於口而已。私院以「尿片費和雜費」做靚盤數,根本想收多少就收多少,盡取綜援金是肯定的,長者多數還要額外自掏腰包,才住得起私院。社署對此早心照不宣,否則指引也不會那樣寫。正因為私院昂貴而環境惡劣,黃伯才拒絕讓妻子入住;若政府能及早增建安老院,他們的命運也許就不一樣。但聲稱「我唔會自滿」的林鄭,會在乎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