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迷途小書僮 | 05-Sep-18 | 天下事

鄧小平在大馬復活 - 陶傑

路透社(路透社) 

大馬首相馬哈迪在北京說:馬來西亞須提防「新式的殖民主義」。
何謂「新式的殖民主義」?英文說,即A new form of colonialism。
馬哈迪說得聰明。「殖民主義」既有新式,就有舊式。十九世紀英法荷等,以東印度公司最矚目,開拓非洲南洋,建立了香港、星馬、越寮高棉、台灣等殖民地,橡膠、鐵路、輪船,還有基督教文明和契約精神,宣播全球,莊嚴如史詩,是為舊殖民主義。
戰後,此一殖民主義時代走向沒落,「新殖民主義」(Neo-colonialism)興起:跨國石油企業、可口可樂、英美煙草、摩根史丹利基金、投資銀行、蘋果手機、微軟電腦,一樣征服第三世界,不必佔奪土地。股票金融、牛津劍橋MIT,為香港造就高薪厚職的中環精英。華爾街帶頭製造財富,活在新殖民主義時代,你問問左丁山就知道,我們有多幸福。
馬哈迪之「新式殖民主義」,勿可與第二期之「新殖民主義」混淆。專指中國以廉價勞工借新殖民主義全球化上位之後,反過來,一帶一路,企圖以「北京模式」取代美國。馬哈迪覺得新式殖民的新主角不是英美法,輸出債務,更要提防。
第三期的殖民主義在成形,與第一期相比,也經濟利益主導,但缺少了一份浪漫。例如:你輸出高鐵,人家英國有一位鐵路帝國專家叫鮑雷西(T. Brassey)一度管理新德里鐵路、東孟加拉鐵路、華沙、挪威、西班牙北部的鐵路網,遍及五大洲,僱用八萬人。
英帝國殖民主義的鐵路建設,令印度電影大師薩蒂雷,改編了一本孟加拉小說,拍過一齣文藝片,導演的「大地之歌」,戲中的一對窮家小姐弟,在貧民窟看戲,每聽到鐵路傳來火車的汽笛聲,即雀躍而欣喜。火車象徵幸福和文明,鏡頭裏的火車意象充滿溫柔和慈悲。這是被殖民者對殖民主義的頌歌。
古典殖民主義由於英法是主角,有許多浪漫的英雄人物,如訓練清兵剿滅太平天國的戈登,如沙漠梟雄羅倫斯拯救阿拉伯人反抗土耳其。馬哈迪是過來人,他的年齡能做川普的父親,他明白第一期的古典殖民主義與第三期廿一世紀的新式殖民主義將會有天壤之別,而中國人不懂得浪漫,只知道GDP。

舊殖民主義播下大量文明的遺產,新殖民主義則創造了全球化。全球化後期中國跳上了順風車,現在要奪取掌舵的司機地位,馬哈迪成為大馬的鄧小平,復出就要撥亂反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