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青藏高原紀錄片上映 港產奧斯卡導演︰播一場傾一場(蘋果日報)

奧斯卡導演楊紫燁三十多年後回到香港,創辦「香港紀錄片拓展計劃」,希望扶持年輕電影人。 

【周末藝遊】
紀錄片導演楊紫燁(Ruby)的話語溫婉,卻充滿了力量。早前她發公開信請政府扶持紀錄片的發展,擲地有聲,為許多默默用影像紀錄時代變遷的工作者發聲。今個月,她的新作《仁多瑪》公映,不過這次她不是要為任何人發聲,而是讓影像自己說話。

香港出生的Ruby拍過多部紀錄片,2006年執導的《潁州的孩子》,紀錄安徽潁州愛滋病孤兒的實況,獲得奧斯卡最佳紀錄短片獎,也為她贏得奧斯卡導演的美名;另一部《仇崗衛士》,紀錄位於安徽省的仇崗村農民用自己的方法,使當地違規污染的化工廠撤離村莊,也獲得美國奧斯卡最佳紀錄短片獎提名。
這兩部作品題材沉重,相較之下,今年的《仁多瑪》,同樣取材自中國大陸,但角度輕快而意味深長。關於青藏高原的紀錄片多不勝數,可滿足觀眾對藏人生活的想像。但Ruby的視點不一樣,她的鏡頭下,是一位美國教練一個勁兒跑到甘肅省偏遠的村落,只為一個單純的目的──教藏人打籃球。題材毫不獵奇,卻從側面帶出牧民面對的生存挑戰,甚至是氣候變化的問題。
Ruby說:「2012年時因要拍一個以可持續發展為題材的委約作品而去到仁多瑪,認識了當地一個由美藏混血兒Dechen Yeshi創辦的社企,為當地牧民尤其是女性提供紡織工作,那條村也是那年才有互聯網。有了網絡後,他們的世界改變了,Dechen也常叫我回去看看。於是我2016年回去,眼前竟出現了七呎高的Bill,來到高原上只為追尋不知從那些錄像中看過的破落籃球場,就決定要找出球場的位置,並去那裏當教練,最後他找到了仁多瑪村。其實藏人好喜歡運動,籃球好方便,有平地有球架就可以打。但他們是牧民,做事很獨立,一個人可以看幾百隻羊,不太會團隊合作,Bill就教他們teamwork和策略。我在當地時正好快將有第一場籃球比賽,就是就決定去拍。」
Ruby指,無論是香港還是外地,對牧民的生活也有很多幻想,而不知道牧民的實況。「很多人都以為他們只是虔誠信徒,在草原上自由自在,而不知道藏區已開始現代化,也受到文明和氣候的衝擊,我們對藏人的生活有太多刻板印象了。」

去信林鄭提四點建議 提場地無回應

雖是屢獲殊榮的導演,但Ruby要為新片找公映場地,也不無辛酸。《仁多瑪》片長只有57分鐘,但一般院線要求至少有八、九十分鐘。「觀眾購票會期望是大製作才覺得抵,覺得短片在手機看就可以,院線亦習慣了安排90分鐘的放映時段。」於是,她和團隊,在香港到處找場地,私營的公營的,也試試看。適逢大館開幕,《仁多瑪》是首齣上映的紀錄片,而其他地點,屬不同機構營運,每搞一場放映就要重新商討。
「如果去商業院線如『安樂』就很容易,和百老匯談就可以了,但他們自己已有很多戲排隊,能夠上幾場紀錄片已好似好犀利;要不就租場,但租又起碼要七、八千蚊,很多拍片的人都拍到破產了,哪能負擔這筆錢?除非有贊助,如黃肇邦的《伴生》,有東華三院包場,如果是普通一齣戲就好難了。」
今年3月時,Ruby向特首林鄭月娥發公開信,就紀錄片的發展提出四點建議:電影發展基金的製作資助應包括紀錄片而且不限長短、香港電影金像獎增設紀錄片獎、推動紀錄片教育、設立恒常而固定的場地播放紀錄片。
商務及經濟發展局有派人來會面,Ruby說,頭三點的提議他們也覺得幾好,可以再傾,但一談到場地,政府幾乎沒有回應。「香港甚麼都是地產,包括藝術,有沒有地方都是最主要的考慮。在中國,審片是有難度,但場地並沒問題,上海的『大象點映』,知道有些紀錄片難以上院線,於是用眾籌的方式,讓觀眾去book場,夠人數就可以放映。其中范儉的《搖搖晃晃的人間》,在2016年阿姆斯特丹國際紀錄片電影節得獎後,在全中國觀眾就book了超過600場,上映其實有很多途徑。再舉多倫多電影節為例,觀眾可以在一條街內看畢所有節目,但香港就不一樣,就算是香港國際電影節,場地散落,九龍灣、尖沙嘴、灣仔也有,好難一次過看,這無論對做電影節還是普通一齣戲的放映也造成困難,每一場要花不少精力與不同的部門和機構傾談。

Ruby的新作《仁多瑪》,以美藏混血兒Dechen Yeshi(右)在青藏高原上創辦社企為引子,帶出牧民的生存境況和挑戰。Ruby的新作《仁多瑪》,以美藏混血兒Dechen Yeshi(右)在青藏高原上創辦社企為引子,帶出牧民的生存境況和挑戰。仁多瑪村首場籃球賽。仁多瑪村首場籃球賽。

紀錄片講創意 鼓勵學生不用旁白

Ruby於七十年代移居美國,至十多年前在中國旅居。三十多年後,即2013年,她回流香港,在香港大學創辦了「香港紀錄片拓展計劃」,以種子基金的形式栽培更多新進紀錄片製作人,也試圖改變香港人對紀錄片的刻板印象。
「大家以為紀錄片就是港台節目形式,或一定要有旁白,但這個reference是錯的。就算香港可拍的題材不如中國的多,但可以突破講故事的形式。我通常給學生的功課是盡量不用旁白,那你就必須要想清楚storyline。要令故事推進,懶的時候用旁白一兩句就過場;但如不用旁白,每一步就要想得更細緻。
在港大教了三年,她慨嘆:「香港基本缺乏創意,如馬雲在港大獲頒名譽博士時致辭說:『未來人工智能可取代好多東西,但創意卻取代不到。』要令香港改變是要時間的,可能是一代人之後。」

《仁多瑪》主角之一Bill從前是美國麻省理工學院的籃球教練,因對籃球的熱愛來到藏區當牧民的教練。《仁多瑪》主角之一Bill從前是美國麻省理工學院的籃球教練,因對籃球的熱愛來到藏區當牧民的教練。附近的村民就在高原的山坡上觀看球賽。附近的村民就在高原的山坡上觀看球賽。

《仁多瑪》

日期:6月22、27、28日
地點及票價:百老匯電影中心(免費)、大館(免費)、香港亞洲協會($150)
查詢:http://ritomamovie.com/

採訪:鄒頌華
攝影:鄭明川

劇照提供:倡愛文化傳播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