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一個月有六萬人衝來香港(馮睎乾)

 

我的國,現在厲害了──昨天看林夕專欄,才明白說「中國」也是措辭不當,該說「我國」、「祖國」──但正如李嘉誠不必諱言自己有捱窮的日子,我國既已偉大復興,又何須掩飾往日艱苦的歲月呢?即使教育局長楊潤雄是香港土著,沒一個親戚是從大陸走難來港,也可向前任局長吳克儉學習一下,多讀一點書,自然明白「中共建國」跟「大量人移居香港」有沒有因果關係。
去年看過昔日香港專欄作家十三妹的一本雜文集,想起有篇〈1961年的香港人〉。那篇專欄寫於1961年1月1日,十三妹回顧過去一年,加稅加價,打工仔薪金不變,感慨生活艱難。日子這麼苦,我國同胞會從內地移居香港嗎?十三妹筆鋒一轉,即說:「年年難過年年過,你估1961年的香港人真會餓死者乎?香港人捱冷捱餓,因為有一個現成的中國大陸放在那兒可作比較,倒是不算一回事的。」DSE考中國近代史,應該摘錄十三妹上述的話,讓考生分析一下何謂「現成的中國大陸」。答案可在張愛玲的散文找到。

教科書不管好壞,從來就不是最高權威,要認清真相,必須追本溯源,疏理原始史料,專欄、散文、詩,甚至流行歌,統統是研究歷史的有用素材。張愛玲在1961年重遊香港,返美國後寫了篇遊記〈重訪邊城〉,有幾段提及當時從大陸逃來香港的人:「這時候正是大躍進後大飢荒大逃亡,五月一個月就有六萬人衝出香港邊界。大都是鄰近地帶的鄉民。」現在一年的大陸新移民,不過五萬四千多人,跟當年比較,「倒是不算一回事的」。但殖民地政府跟今天不同,他們考慮到市民需要,到處起樓。張愛玲尋覓從前在港大讀書時,掩映在杜鵑花海中的半山老洋房,可惜已找不着:「這種老房子當然是要拆,這些年來源源不絕的難民快把這小島擠坍了,怎麼能不騰出地方來造房子給人住?」張愛玲用的字眼是「難民」,敢問措辭是否恰當? 

 

 


[1]

不過1931年,其實香港人口約84萬,1959年至1961年三年大饑荒大逃亡香港急增約310萬,是原來的人口三陪有多,到現在差不多800萬人,還好說「現在一年的大陸新移民,不過五萬四千多人?」,其實有沒有想過香港已經接近飽和,還好說和以前比較?

其實人口過多,當一個地方資源不足,就會變成社會不安的來源,當有大量大陸人來香港生仔,香港的媽媽沒床位,長大又爭學位,現在又和你們爭福利。你說,怎樣又和以前比呢?

不過人本來就是機會主義者,通過利用形勢來自利肥己,不關心規則,不關心他人的處境。明明中國這麼大,偏偏迫在主要的幾個大城市。不論任何一個國家,世界多大,都只會集中某幾個小小的城市!

有錢的住城市,沒錢才會住鄉村。現在人有錢了,個個都搬去城市,也許直到這個地方的資源用到盡,渣乾為止!

團體
[引用] | 作者 團體 | 24-Apr-18 | [舉報垃圾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