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嚴禁侮辱別人娘親 - 馮睎乾

原圖:《金雞SSS》劇照(互聯網) 

某日,有勢力人士阿狗忽然向所有人說:「有傳聞話小李嘅老母係雞,小李阿爸好嬲,話明邊個再講就劈邊個。」大家滿頭黑人問號,議論紛紛:「小李老母做雞嘅咩?你聽過未?」「未喎,你呢?」「我都未,乜小李有老母嘅咩?」「係人都有老母啦!但其實邊個係小李?」人人熱烈討論之際,阿狗大喝一聲:「總而言之,以後唔准講佢老母係雞!」眾人震懾於阿狗淫威,唯唯諾諾。此後每隔數日,阿狗便煞有介事警告大家:「唔准講佢老母係雞。」此事一傳十,十傳百,半年後全城皆知,唔能夠講小李嘅老母係雞,因為一講就好大鑊。

其實99.9%的人根本不知道小李是誰,對小李母親的職業也毫無興趣;餘下的0.1%,則分成兩派。甲派是狗粉,他們四出宣揚:小李母親絕不是雞,小李阿爸亦不容許她做雞。乙派儘管不在乎小李母親做什麼,但對阿狗極度反感,於是問:「點解唔可以話小李阿媽做雞?」狗粉其實也不明白,只好以最理直氣壯的口吻回答:「因為講得多,佢就會做。」乙派說:「咁我日日叫你去死,你唔去死?」

後來乙派開始有人說:「利申一句,本人反對話小李阿媽係雞,因為『雞』呢個字係歧視,應該講『性工作者』。我唔建議任何人從事性工作,但性工作都可以係生涯規劃一個選項,做定唔做,應該由小李阿媽自己決定。」狗粉一聽,馬上炮轟:「你唔阻止小李老母做性工作,你即係隱晦咁話佢係雞啦!大家劈佢!」就這樣,阿狗找到很好的藉口,斬殺仇敵,勢力越來越大。為免惹麻煩,最後城中所有人都說:「唔准講小李嘅老母係雞。」

「唔准講佢老母係雞」這句話,是否兜個圈表示「佢老母係雞」呢?假如你認為不是,不妨試着對朋友說:「嗱,我唔同意令壽堂係雞㗎吓。」看看對方有什麼反應。以上故事不是虛構,如有雷同實屬特登。只要以「港獨」代替「佢老母係雞」,你便明白,最應該因為宣傳港獨而被DQ的,是那些把「令壽堂不是雞」時刻掛在嘴邊的敗類。 


試問誰想做太監 - 林夕

 

 

台灣金馬獎的政治風波,最無辜是主席李安,但因為是李安,所以兩岸怎樣網民怎麼吵,也沒鬧到他身上,身在容許五星旗遍插的台灣,說一句「要講什麼就講什麼」就打了圓場。

最可惜的是得獎的大陸團隊,尤其是最佳電影《大象席地而坐》,千辛萬苦才製作完成上映,電影導演還沒等到這一刻,便因為對現實絕望而上吊自盡,可現在因為統獨議題就失焦了,上台領獎頒獎的陸客都要送上一句手信:「中國電影」怎樣怎樣。專程飛到台灣的大陸團隊,集體缺席酒會,酒會本來就是應酬應酬而已,既然覺得金馬獎重要才有此一遊,缺席與被缺席,個人決定跟集體行動就差很遠了。

中國為什麼很容易就有集體行動,隊形整齊?即時沒國家下令,也深知生存之道,不表態就惹禍上身。本來陸方客人去到「中國台灣」辦的金馬獎,覺得被得罪、反感、千萬個不同意,也絕不奇怪,只是一集體行動,個個翌日提早離台,就連真反感抑或被迫方案也分不出了。「政治」在金馬獎台上影響了「藝術」那一刻,還坐在台下的大陸藝人就紛紛約定似的轉發「中國,一點都不能少」的老舊帖子,齊齊整整時間剛剛好,說沒有收到特別指令,也難以入信。

紀錄片得主傅榆也有被台灣網民罵,除五毛之外,大多指她沒看場合說話,不過最慘的不是她,是紀錄片中的那位留台陸生,11年赴台念書後,參加過很多社會運動,這一曝光,大陸網民罵的很兇:「妳爹娘因為妳工作都丟了,對得起他們的養育之恩?」、「罵她都嫌髒,就是覺得自己扯上民主就很屌的狗罷了」、「蔡博藝就是一個為了吃上民主的屎,各種挖苦諷刺內地,而又被台灣各種嫌棄的人」、「死在台灣、賤畜狗奴」。

看見這麼可怕的留言,其實最可悲的是這些網民,「爹娘因為妳工作都丟了」就發生在這位留學生身上,難道其他人就不會因做了另一些事,或者不肯做一些事而讓家屬受株連嗎?那句「為了吃上民主的屎」也真夠絕,既然如此,就讓他們求仁得仁,永世不用吃屎好了,你能奈他何呢?

昨天有台灣朋友嘲笑我,你幾時變了太監?原來前幾天在這裏評論了一下台灣選舉,被大量網民修理咒罵,其中有一則不知來自台灣抑或大陸的,說我一個香港人,談投票談選舉,就如太監教人行床。對,香港難得今天還有選舉,不想做太監的話,就用投票向全世界證明,即使被閹割了人權,也不是我們自願的。 

 

 


真辱華,假道歉 - 馮睎乾

互聯網 

看了D&G創辦人杜寸(Domenico Dolce)和加班拿(Stefano Gabbana)的「道歉」短片後,忍不住大笑。從他們遣詞用字的方式,到偷看提示的表情,無時無刻都在示範何謂「跪地餼豬乸」,而我唯一get到的訊息是:D&G精神,玩你中國人。

D&G惹怒全中國的廣告,據說有三條死罪:一,女模特兒長着鳳眼,散播呆板的中國女性形象,是種族歧視;二,用「鉗子」和「小棍子」來形容筷子,是侮辱中國;三,模特兒面對意式甜圈,手足無措,畫外音有一把猥瑣的男聲,說「對你們來說還是太大了嗎」,充滿性挑逗,是羞辱女性。廣告一出,玻璃心先碎滿一地,加班拿再火上加油,說「中國是屎國」(原文的「屎」是表情符號),結果真的惹屎上身。我看了廣告,發現只有一條罪,比以上三罪更嚴重:悶。什麼樣的國家,就有什麼樣受注目的廣告。這水平的廣告,在西方根本沒有觀眾,遑論什麼「氣炸全國」。平情而論,D&G跟中國還是天生一對的。

D&G廣告是否「辱華」,似可爭議;但兩位大佬的「道歉」,肯定存心做假。魔鬼在字幕。杜寸和加班拿拍的短片,全講意大利話,除了最後像機械人一樣,齊聲說了句「對不起」。短片拍給中國人看,當然配中文字幕(簡體字),但離奇的是:字幕跟原語的意思,有非常明顯的差異。以下是三大亮點,同胞勿笑。

一,據字幕,杜寸一開始說:「在過去的幾天,我們認真地反省,對於自己的言行給中國人民及國家帶來的一切,我們感到十分悲傷。」但原話不是這樣的,我嘗試翻譯一下:「我們在過去幾天,懷着十分遺憾的心情,反覆思量發生於我們身上的一切,以及我們在貴國所引發的事情,十分抱歉。」(In questi giorni abbiamo ripensato moltissimo, con grande dispiacere, a tutto quello che ci è successo e a quello che abbiamo causato nel vostro Paese e ci scusiamo moltissimo)「十分抱歉」譯成「十分悲傷」,就當他是浮誇吧,但光頭佬根本沒說什麼「自己的言行」,他說的是「發生於我們身上的一切」(tutto quello che ci è successo),兩者顯然有天淵之別。

二,據字幕,罪魁禍首加班拿說:「我們對這份道歉聲明十分重視,在此正式向所有全球華人致上最深的歉意。」據原話,「在此正式……」這部分純屬虛構,因為加班拿實際上說:「我們也想請求全球華人原諒,因為他們數量眾多。」(Vogliamo anche chiedere scusa a tutti i cinesi nel mondo, perchè ce ne sono molti)字幕不單加油添醬補上什麼「最深的歉意」,更抵死的是省掉「因為他們(華人)數量眾多」──我查過英文字幕版,跟中文字幕相同,可見D&G是刻意掩飾的。近日意大利媒體有評論員翻舊帳,指杜寸和加班拿在三年前公然歧視試管嬰兒,Elton John發起杯葛,但D&G不當一回事,今天中國人多勢眾,便馬上跪地求饒了。同胞們,不管你是否接受他們道歉,也不得不承認加班拿是坦蕩蕩的君子,他講得很清楚:我道歉,不因為知錯,只因為你們人多。

三,據字幕,杜寸說:「對於之前我們的表達所犯下的錯誤,我們必須表達歉意。」彷彿真的認錯了,其實他原話是說:「如果某些──我們的表達方式有誤,抱歉。」(ci scusiamo se abbiamo sbagliato in qualque—nel nostro modo di esprimerci)留意光頭佬本來想說「某些表達方式」,說到一半才改口「我們的」。但最關鍵是那個一閃而逝的「se」字,即「如果」──杜寸前後用了兩次「如果」來修飾「抱歉」,兩次均未老實譯出。真心道歉不會用「如果」字眼,這是常識。中文字幕把形跡可疑的「如果」洗刷得無影無蹤,改為斬釘截鐵的「之前我們的表達所犯下的錯誤」,更是欲蓋彌彰。

D&G道歉做假,經此分析,可謂鐵證如山。即使廣告不算辱華,這種「道歉」又算不算呢?理論上是算的。但比起在世界各地出洋相的中國人,D&G的辱華程度,只是小巫見大巫。為了一個無聊廣告而反應過激,本身已有辱斯文。嚴格來說,D&G不是辱華,而是辱愚。 

 


停戰日的反思 - 邵頌雄

Global News(YouTube截圖) 

今年的「國殤日」(Remembrance Day),適值周日,更是第一次世界大戰結束一百周年,參與的人也較平常為多。英聯邦國家的「國殤日」,原稱「停戰日」(Armistice Day),悼念儀式有繁有簡,最重要的部分,是於11月11日的早上11時正,為兩次大戰捐軀的將士和罹難的平民,默哀兩分鐘,既對他們的犧牲致意,也反思當下安寧之得來不易,銘記歷史、珍惜和平。我帶同小孩出席紀念活動,趁此為他們講解戰爭種種。

當日寒風凜冽、氣氛肅穆,在一列退役老兵與現役軍人的步操過後,軍樂團隨即奏出加拿大國歌,期間戰機橫空略過。默哀前的牧師致詞,提到加拿大軍醫麥克雷(John McCrae)那首傳誦百年的詩作《於法蘭斯德戰場上》(In Flanders Field)。這首詩寫於西方戰線爆發期間,加軍於戰況激烈的伊普爾(Ypres)抵禦德國攻擊達十六天。麥克雷回憶此期間槍聲不斷,連一分鐘的停歇也無,四周堆滿陣亡及傷重的將士,一個活生生的煉獄。他的摯友赫墨爾(Alexis H. Helmer)亦因腳下爆發的砲彈陣亡,拾回的斷肢殘骸,放於軍被中,匆匆埋下。翌日,麥克雷放眼法蘭斯特戰場,滿目瘡痍,卻詭異地長滿血紅的虞美人花,感慨萬千,疾筆寫下這首十五行詩(試譯如下):

於法蘭斯德戰場上,/一行復一行,十字架之間,/綻放的虞美人花,/標誌着我們斷魂處。/空際飛翔的雲雀,/依舊勇敢地高歌,/卻幾被下面的槍砲聲掩蓋。/

我們經已陣亡。倏忽之前/我們仍擁抱生命,既沐浴於曙光,亦坐看落霞,/我們愛過、也被愛過。如今卻長眠/於法蘭斯德戰場上。/

接力與敵方戰鬥吧:/無力的雙手,奮擲出火炬,/ 望你能將之高舉。/若你辜負我等殉難者,/我們永不安息,縱使虞美人花綻放/於法蘭斯德戰場上。/

這首詩流傳極廣,凡加拿大人都能背上幾句,甚至加幣十元鈔票,也一度印上詩的第一段。如今於國殤日佩戴虞美人花(poppies)的傳統,也因此詩而來。

然這首當年用作政治宣傳的詩句,其實並無多大文學價值,但煽情文句卻能成功募兵,政府藉此推出的勝利債券也籌達四億。第一段還算帶點詩意,但第二段淺白露骨的描述,已近乎無需思索咀嚼的即食文字;第三段為死去士兵設計對白,「你唔接棒繼續同敵人戰鬥落去,我真係死唔眼閉呀!」,極盡恐嚇能事,今天看來,令人詫異於其庸俗兼不合時宜。於國殤日祭出這類的「文宣」,實在格格不入。

地球的另一邊,幾十國元首雲集於巴黎,參與第一次世界大戰結束一百周年的紀念儀式。灰濛濛的天色、密綿綿的細雨,為場面倍添傷感。馬友友以一夫當關的氣勢,獨坐凱旋門戴高樂廣場正中,拉出巴赫《無伴奏大提琴組曲》第五號的薩拉邦德曲。鏡頭所見,杜魯多、默克爾、馬克龍、特朗普、普京等一列坐着,於哀慟的琴音下神情肅穆,而馬友友則是唯一的華裔面孔。其後元首演說,重點警戒民族主義抬頭、毋忘兩次大戰的慘痛教訓,說法吻合國殤紀念日的深層意義。

11月11日於中國,並非沉痛反思戰爭禍害的日子,而是瘋狂購物派對狂歡的光棍節。中國沒有國殤日的設立,卻於四年前定下9月30日為烈士紀念日,其意義為「弘揚烈士精神,緬懷烈士功績,培養公民的愛國主義、集體主義精神和社會主義道德風尚,培育和踐行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增強中華民族的凝聚力,激發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中國夢的強大精神力量」。表面上也是對於戰爭捐軀的「英雄烈士」致敬,但精神上卻與西方的國殤日大異。

「愛國主義」與「民族主義」的分別,不是一見批評中國人陋習便破口大罵「你是不是中國人」的大媽所能理解。但正是這類「愛國人士」,特別熱衷中國「亮劍」,以為厲害了的國力,是時候給曾欺負中國的西方帝國好好一次教訓。那種等看好戲的心態,跟一個世紀前自以為練就刀槍不入、能滅洋反帝的「拳民」,沒大分別。當義和團這類愚昧而極端的民族主義,也獲官方讚揚為「愛國運動」之時,反思戰爭過患、珍惜當下和平,便更為意義重大。 

 


不跟你喪玩了 - 陶傑

互聯網(互聯網) 

眼看香港特區已經不像話,中國外交部又宣布「中英聯合聲明」作廢,美國國務院和國會,發出強音,聲稱要重新考慮是否還繼續將中國香港視為一個獨立關稅區。

若香港特區不再是美國確認的獨立關稅區,美國國會自然會配合「中英聯合聲明不再具有實質性意義」的中國最新立場,一起良性互動,所謂香港關係法,自然也到此為止,永久作廢。

一切只是邏輯常識,香港特區政府不應感到震驚。特首林鄭月娥即刻反應,嚴正指出:其實香港從美國身上,得到的好處不是太多。這就表現出一個中華兒女應有的民族風骨了。

美國出口香港的貨品,去年只有四十三億美金,第一位是電子產品,然後就是牛肉雞鴨等口腔腸胃產品。香港人不吃美國牛肉,心臟病和腸癌風險反而降低,只要日本和牛不受影響繼續提供即可。在這方面,中國已經照顧我們香港利益,環球時報重提日中共存共榮的理想,中國軍方即刻求訪於日本。因此,林鄭特區政府如果聰明一點,快配合國家,留意勿使香港淪為一個政治化的反日城市,宣傳日式飲食,促進日港親善,力保香港人未來至少十年往日本旅遊免簽證待遇,以免香港年輕人抑鬱症。

美國人沒有日本那麼好修養。國會和國務院,已經認定你恩將仇報。香港既自稱國際城市,還相當厚顏地提出什麼「紐倫港」,未經西方批准,自行將香港特區掛鉤在人家紐約倫敦屁股後面,美國自然有權用倫敦紐約的西方文明價值標準來衡量你這個不請自來的外客。

一國兩制的地位,要由美國來檢定。這一點中國人不太明白,我猜想是婚姻文化之不同。

中國人結婚,只拜堂拜天地,西方人卻要有一個神父,「我宣布從此你們成為夫婦」(I hereby declare you husband and wife)。沒有高高在上這句話,加一紙婚約,這對男女只是苟合,婚姻無效。

香港有太多白手套偽香港公司、白手套特區護照持有人,將美國國土當做進出自如的迪士尼樂園,打進美國的肚子裏絞腸痧。中國人不是模仿着哈佛工管教科書名詞說的「持份者」(Stakeholder)嗎?美國不擁有香港的主權,不是股東(Shareholder),不過卻是Stakeholder。現在他不跟你玩了,他要把這些Stake還給你,僅此而已。習近平又提出「自力更生」,香港特區若不配合,就不愛國了。這一切,時機剛好。 

 

 


擁抱你的仇人 - 陶傑

互聯網(互聯網) 

首相安倍訪問鄰國,網絡之「民意」,多集中戲論,安倍那張臉多年沒有變,東道主握手時的那一張,卻有三百六十度之變幻。

安倍首相似諳春秋戰國的忍辱之道,只未知在事事火爆、言必推特回擊之美國川普眼中,又是否參詳得此一外交藝術之諦。

日本輿論以民間對中國人的了解,對安倍之行,含有幾多實質成果,則普遍存疑,安倍也不是不知道,唯在首相的層次,不可以一事無為。日本文學家太宰治有名言:「我拼命擁抱我的仇人,懷着想要令他窒息的用心。」中國為美國貿易冷戰所迫,不得不由仇日改為哈日,「一帶一路」之大撒錢,亦成定向,太宰治曾經論康德的鴿子論:「康德的鴿子,以為阻礙自己翅膀的空氣消失時,即可飛得更高更遠,因為牠不知道為了飛翔,須借助這個足以撐起牠翅膀重量的阻力。同樣,藝術若能更上一層樓,還是得有某種程度的抵抗。」

安倍完全知道中國的用心,所謂「參與一帶一路」,當不若復興大東亞的共存共榮舊日理想。中國只想借助「日本」此一行事誠信的品牌,在「一帶一路」上暫時掩護行走,如同越來越多的中國婦人穿上法國的Chanel名牌、中國精英扛頂着哈佛、牛津的學位,向西洋人宣講到了二十一世紀西方為何應該服從一個強大的中國一樣。

因此,日本同時提出:中方須拆除尖閣列島(又名釣魚台或釣魚島)經濟領海內之浮標,並輸入東北部或遭海嘯核染之農產品。

於前一要求,外長王毅氏支吾以對;於後者,國務院總理李克強氏表現十分積極,認為通過有中國特色的科學測檢,加上日中親善的良好氣氛,東北農產品對中國人的腸胃並無衝突,此一消息,亦當為熱愛和平之東亞各國樂見。

於此兩點,中國民間並無焚砸日本汽車或太陽旗叫罵抗議,顯見若得蒙一個計算的強權來統治,指揮其情緒或演技之張弛伸縮,亦不無禆益,此亦為於西方克林頓等認為中國人須如西洋人一樣享有民主,方有利於美國的綺想之駁斥。畢竟胡蘭成也說得好:「世界上唯有中國人最好相與,亦最難相遇。中國人是現實的而不執着,所以最好相與。」所以日本知道中國人赴日購物帶來外匯的真誠熱情,不會要求中國停止播映「手撕鬼子」的廉價反日電視劇,改而輸入「坂上之雲」。

安倍首相以病軀鄰邦之行,其中的外交哲學,蘊含了日中各自的狡黠或智慧,此亦東亞文化之學問所在,祈西方領袖可謙卑而參悟一二。 

 


中國人的避稅天堂 - 馮睎乾

原圖:《我不是潘金蓮》劇照(互聯網) 

因為范冰冰,香港人認識了「陰陽合同」,除此之外,近年大陸影視圈還有另一公開的秘密:霍爾果斯。它本來是新疆邊境小城,近年因「一帶一路」聲價十倍,為了推動經濟,促進就業,實施免稅政策,如「五免五減半」,即新公司成立五年內企業所得稅全免,期滿後再有五年減半徵收所得稅。霍爾果斯常住人口只有六萬,但近年當地註冊公司竟突破一萬四千家,包括無數明星的工作室。當然是為了避稅。
霍爾果斯有一家專門幫你開設公司的公司。你想註冊一家工作室,很簡單,那公司會配給你一個地址,比如「霍爾果斯北京路以西、珠海路以南合作中心配套區查驗業務樓8樓」,再加幾個號碼,也許代表那層樓的某張枱,或牆上某個面積不大於一骨灰龕位的角落──那就是你的「工作室」。從此,你可享受到霍爾果斯的稅務優惠,「依法」少繳一些稅。這當然是走法律罅,也跟政策原意背道而馳。
真正古惑的人都不會在中國行古惑,因為你永遠及不上政府古惑。一開始已是陷阱:不論你濫用稅制也好,衰十一也好,都是不爭的事實,一旦犯錯,政府就能理直氣壯抓你罰你操控你。入籠,養肥,做隻待宰羔羊。現在一聲令下,霍爾果斯立即失去避稅功能,工作室稅率也驟然拔高至42%,當場令各大紅星得不償失。政府的手段,分明是現代影視圈版「鄭伯克段於鄢」──鄭莊公的弟弟共叔段封京城大叔,有反叛之舉,但莊公不立即制裁他,反而縱容他,讓他泥足深陷後,才一舉把弟弟連根拔起。呂祖謙《東萊博議》評得有理:「莊公之心,天下之至險也。」

霍爾果斯是大陸明星的避稅天堂,哪裏是大陸高官的走資天堂呢?據說,美國政府即將出手,查封中國高官在美資產;若然屬實,「鄭伯克段於鄢」這戲碼就在西方公演,只是這次飾演共叔段的,是我們的官大人。中國人不信上帝,所以也不需要天堂,除了避稅天堂。可惜中國人不知道,避稅天堂自古以來也是天堂不可分割的一部分,他們從中國趕走上帝後,上帝也把他們逐出避稅天堂。 

 


港有李老如有一寶 - 鄧達智

(互聯網) 

都話李生唔可以退休,香港唔可以冇咗李生。
呢度宣布退休,十二級殺戮級暴風山竹冇面畀,立即殺到。
有李氏力場護港,香港猶如得咗金鐘罩加持,再凶狠的雷暴風雨都臨門一腳,被跣出鯉魚門去海陸豐、潮州汕頭,或零丁洋去雷州半島、海南島。多年來縱使有風,卻沒幾次能晉升到十號風波,總之傷亡有限,返工肯定,放風假冇得傾。
有人認為自從大嶼山寶蓮寺建立大佛,香港無懼風雨,佛法無邊那也確切。一場山竹,大家未免信念動搖,數不盡的眾生信佛,神威再大也可能鞭鞭有力,或時不得空,一個小小特區就由李生外判,照顧李氏信眾也不少的香港。一生跟隨誠哥初時買少少、儲埋儲埋然後發多多的港人,甚至內地人及外國人怎會少,他們也是其中一類信者得救。
人力不勝天,總有疲倦的一天,李生退下無可厚非,可必須也為他的追隨者及港人着想,思考一些代替品,例如大陸人喜歡開車在擋風玻璃貼上毛主席聖像,抵擋交通意外。開店做生意,在當眼處掛上毛澤東、鄧小平、甚至華國鋒肖像,視作運財童子,自此生意滾滾來。
李生身份多:想發財者只要信,李生是運財大神。
想加入大公司學習,李氏集團各式範疇無遠弗屆,李生是打工仔的老闆神。
身體狀況從來弗到漏油的李生,飲食作息規律肯定是大家都想知道的方程式,他若出書教人養生,定當賣個滿堂紅,這樣亦是一類健康守護神。
總而言之,超人姓李有名你叫,神奇往績多到數唔晒。想保住李氏力場影響香港日後平安?
大嶼山有大佛,慈山寺有觀音……何不為李生立個比真人更大的石像、銅像之類,鎮守香港。又或者將李氏力場豐碑設計成四面佛模式,一人四面,以防遺漏,不單止颱風或暴雨還有財經與政治,重要能達致方方面面照顧到,李四面照八方的構思最實際,最能叫港人安心,樹立在太平山頂至好不過,又可考慮獅子山頂,總之要大眾看得見高高在上的位置。
李氏力場會否從一個巨型雕像傳達神力?只要信,不要問。
過去李生為香港擋風避雨,每次多大的風打不起來,讓大家乖乖去上班的例子彼彼皆是。

不要再猶豫,呢個世界冇後悔藥㗎,保香港日後順風順水,李生呢個石像豐碑,絕對必需快快建起! 


打風像食河豚 - 曾志豪

 

山竹來襲,許多香港人打風的唯一消遣便是上社交媒體分享並轉發各區受災的情況。
先是將軍澳屋苑一整排玻璃窗全毀,風雨長驅直進,客廳變成明日之後。
然後一發不可收拾,這個傳來大角咀舊樓外牆倒塌,那邊傳來地盤天秤折斷,又有水淹杏花邨的災情。這些受災影畫每每看得你嘩嘩連聲,然後慢慢地會有一種「獵奇」心態,會不會還有更誇張的災情呢?
在排山倒海的受災資訊下,普通塌樹或者窗台漏水的case是不會入你法眼,就像那些追風者一樣,追求更具破壞力的畫面。
許多受災短片,都夾雜着拍攝者興奮的笑聲。有一條片是一個單位的平台水浸,戶主三人冒雨用水桶舀水。拍攝者興奮的猜測他們的身份,又忍不住嬉笑,好像發現甚麼有趣的事。
當你在安全情況下,任何受災畫面都可能變成一種獵奇觀賞。
颱風下總有市民冒險觀浪,網民大多批評「累街坊」、「有乜好睇」。其實這種冒險心態人人都有,大廈火警/有人跳樓/幾車相撞,總會吸引一圈又一圈圍觀的市民,和追風觀浪並無分別。
香港人太幸福。我們住在一個非常安全的都市,基建良好,天然避風的地理環境得天獨厚,風災對大部份香港人而言只是不能外出的一個假期,所以才有閒情雅興「賞浪」。譬如菲律賓的風災破壞力驚人,家破人亡,滿目瘡痍,當地人怎麼可能還有心情追風?

電視台的記者最愛以身試災,在當風處食風,在巨浪處撲浪,誓要和垃圾桶風中追風,才叫交到功課滿足市民知情權。市民受到鼓勵,何不自己也來一段直擊報導呢?「好開心啊咁大個女第一次打17級颱風,都唔係好勁啫」。或許災害對都市人而言,就像經過師傅處理的河豚,是安全的危險。 

 

 

 


迷途小書僮 | 05-Sep-18 | 天下事

鄧小平在大馬復活 - 陶傑

路透社(路透社) 

大馬首相馬哈迪在北京說:馬來西亞須提防「新式的殖民主義」。
何謂「新式的殖民主義」?英文說,即A new form of colonialism。
馬哈迪說得聰明。「殖民主義」既有新式,就有舊式。十九世紀英法荷等,以東印度公司最矚目,開拓非洲南洋,建立了香港、星馬、越寮高棉、台灣等殖民地,橡膠、鐵路、輪船,還有基督教文明和契約精神,宣播全球,莊嚴如史詩,是為舊殖民主義。
戰後,此一殖民主義時代走向沒落,「新殖民主義」(Neo-colonialism)興起:跨國石油企業、可口可樂、英美煙草、摩根史丹利基金、投資銀行、蘋果手機、微軟電腦,一樣征服第三世界,不必佔奪土地。股票金融、牛津劍橋MIT,為香港造就高薪厚職的中環精英。華爾街帶頭製造財富,活在新殖民主義時代,你問問左丁山就知道,我們有多幸福。
馬哈迪之「新式殖民主義」,勿可與第二期之「新殖民主義」混淆。專指中國以廉價勞工借新殖民主義全球化上位之後,反過來,一帶一路,企圖以「北京模式」取代美國。馬哈迪覺得新式殖民的新主角不是英美法,輸出債務,更要提防。
第三期的殖民主義在成形,與第一期相比,也經濟利益主導,但缺少了一份浪漫。例如:你輸出高鐵,人家英國有一位鐵路帝國專家叫鮑雷西(T. Brassey)一度管理新德里鐵路、東孟加拉鐵路、華沙、挪威、西班牙北部的鐵路網,遍及五大洲,僱用八萬人。
英帝國殖民主義的鐵路建設,令印度電影大師薩蒂雷,改編了一本孟加拉小說,拍過一齣文藝片,導演的「大地之歌」,戲中的一對窮家小姐弟,在貧民窟看戲,每聽到鐵路傳來火車的汽笛聲,即雀躍而欣喜。火車象徵幸福和文明,鏡頭裏的火車意象充滿溫柔和慈悲。這是被殖民者對殖民主義的頌歌。
古典殖民主義由於英法是主角,有許多浪漫的英雄人物,如訓練清兵剿滅太平天國的戈登,如沙漠梟雄羅倫斯拯救阿拉伯人反抗土耳其。馬哈迪是過來人,他的年齡能做川普的父親,他明白第一期的古典殖民主義與第三期廿一世紀的新式殖民主義將會有天壤之別,而中國人不懂得浪漫,只知道GDP。

舊殖民主義播下大量文明的遺產,新殖民主義則創造了全球化。全球化後期中國跳上了順風車,現在要奪取掌舵的司機地位,馬哈迪成為大馬的鄧小平,復出就要撥亂反正了。 

 


Next